沉醉臺灣之美,臺灣的小姿調,讓空氣中都浮動著甜蜜的味道!

機場接送服務
台灣機場接送
包車
包車旅遊
台灣包車推薦
▼臺灣人追求細致、追求創意的文創產品給旅行者許多理念上的沖擊和啟示讓旅行成為一種探索——探索創意的源泉和生活的本質
在我們驚訝於創意如此貼心時在我們感嘆於人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時在我們沉醉於臺灣之美時那些旅行中的風景就像空氣中漂浮的桂花香讓人沉醉
面對這樣的風景不為離開的到達,才是純粹的到達

初見臺灣

旅程從新北市的淡水區開始,這座因“漁人碼頭”和淡水河而出名的小鎮,是我們下榻的第一站。前往淡水已是深夜,道路在夜色中彎彎繞繞的延展。兩邊的景致像是熱帶,也像是鄉村,被大片的水田塞得很滿,偶爾出現的村落不但沒有打破夜色,反而更增添瞭一絲孤寂。

直到跨過平靜的淡水河,城市的樣子才顯現在眼前。世界上許多大都會,都坐落在大河旁:塞納河畔的巴黎,多瑙河畔的維也納,泰晤士河畔的倫敦,而孕育臺北的正是眼前這條平靜的河流——淡水河。

幹凈的街道上已經沒有瞭行人,隻剩一排排機車整齊的停在路邊,等候第二天清晨的啟動。這裡並未完全沉睡,站在任何一個十字路口向四周張望,視線范圍內必會跳出一個通宵營業的便利店——它像是不睡覺的崗哨,24小時提供無所不能的幫助。
在臺灣,便利店真正強大的不是貨品,而是服務——取款、水電費收繳、訂機票車票、代購當地特產、打印復印資料、手機充值、發傳真、代收發快遞、便捷的咖啡……生活中的種種需要,幾乎都可以在便利店中找到。
來臺灣,去便利店會成為一種戒不掉的習慣。

細節的力量

中國大陸東南洋面約300公裡,寶島臺灣如懸浮於太平洋西岸的芭蕉葉,似乎暗示瞭這個島嶼一路走來飄浮的命運。與眾多大陸板塊運動時期同陸地脫離而形成的島嶼不同,臺灣島來自海洋,千百萬年來,板塊互相推擠運動造成瞭地殼的隆起而成為陸地,於是有瞭它的誕生。

“臺灣”一詞源於最早與大陸漁民接觸的原住民“臺窩灣”支族,並取“臺”字作為簡稱,明朝萬歷時官方正式啟用“臺灣”一詞。這座寶島扼守西太平洋航道的中心,在上世紀70年代,臺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首。但有時社會的發展實在難以捉摸,在90年代躋身發達地區之列後,臺灣經濟發展放緩,社會顯現出繁榮之後的平靜,人們的理性開始回歸,開始重新思考,什麼是細致並有意思的生活。

在臺北的行程大都搭乘捷運(地鐵),是為瞭更貼近的感受這個大都會。毫不誇張的說,這次在臺北的餐廳、賓館以及景點、夜市,都可以“捷運+步行7分鐘”的方式到達——路上邊走邊逛的不算。不知是捷運串起瞭觀光客想去之處,還是那些飯店和餐廳因便利的交通而火,總之便捷程度讓我們贊嘆。

可是,便捷對於臺北捷運還不夠。那些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細節,散佈在這張公共交通網的每個角落——市政府提供的免費WIFI,覆蓋所有捷運站;低碳環保的自行車,可以暢通無阻的帶進捷運,解決擁堵和保護環境不再是口號;每個車站都設有洗手間,並且洗手間門口的電子屏,能顯示裡面的“坑位”有沒有人;人性化的無障礙兼親子洗手間,解決爸爸帶女寶寶、媽媽帶男寶寶如廁的尷尬……

有這些服務,對於臺北捷運還不夠。車廂裡明明很擠,也沒人去坐的博愛座;上下扶手電梯,乘客都齊刷刷一字靠右、把左邊留給趕路人行走的“快速通道”;列車還沒駛入,已整整齊齊按指示線排好隊的乘客……人與人之間的關懷、禮讓,在人流量最密集的空間裡生根、發芽。

一切的一切,你可以稱之為“人情味”,有時候,喜歡一個地方,往往是先喜歡上瞭那裡的人情味。

臺北跨年,越夜越美麗

在臺灣,臺北是第一大城市。以臺北為核心,加上周邊的新北市、基隆市而組成的臺北都會區(也稱大臺北地區),已經遠超城市的意義,全臺灣的有為青年都要來到這裡,連臺北市長柯文哲都是從新竹搬來的外鄉人。如今,臺北都會區擁有700多萬人口,占臺灣總人口2300萬的30%。
因為這次臺灣之行的路線都在在東北部,臺北成為這次旅行的中心。1875年,清廷在臺北社府,以加強對臺灣的治理,接下來的幾十年時間,市內的街巷、店鋪與公共設施陸續完成,自此,臺北成為臺灣的行政中心。
1895年,甲午戰爭失利,清朝政府與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將臺灣、澎湖拱手出讓。從1895年日本人進城到1945年臺灣光復,臺北在這50年間經歷瞭劇烈的變化。
一方面,日本人破壞瞭舊有的建築,拆毀瞭城墻、衙門、書院等一切具有歷史意味的建築;另一方面,日本人計劃將臺北變成一座西方式的現代化都市,擴建市街,興建各種日式風格的建築,引進郵政、電信、綠化、自來水系統等許多現代化的制度與觀念。臺北跨入瞭近代生活的領域,傳統舊社會則逐漸土崩瓦解。

光復後,臺北先是作為省會;1949年國民黨撤退至臺灣,臺北成為臺灣當局所在地。1967年臺北成為“院轄市”,面積從70平方公裡擴大到271平方公裡,城市建設迅速發展。現今的臺北不但是臺灣的中心城市,也是世界知名的大都會。
之前去旅行的城市,我習慣在街上閑逛,但在臺北,基本是在建築物裡穿行。出門搭捷運,出瞭捷運,拐進到處是萌物的地下街,出瞭地下街,拐進小巷中的料理店填飽肚子;轉一個街區,探訪一下無所不有的二手書店,渴瞭再喝一杯波霸奶茶……我有時會放慢腳步,觀察路上篤定行走的臺北人,好像他們無視路邊的一切。對我來說,在有限的時間裡,選擇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阻止我腳步的,並不是我所看見的東西,而是我所無法看見的。在那個無限蔓延的城市裡,什麼東西都有,可唯獨沒有盡頭。我看不見的是這一切的盡頭,世界的盡頭。”電影《海上鋼琴師》中,在船上待瞭一輩子的鋼琴師如此說道。我本質上是自然風光愛好者,唯有臺北,讓我覺得城市是這樣的豐富。
臺北的夜晚,通常是這樣的:陽光落下,街燈亮起,浮華散去,忙碌的城市漸漸安靜,一條條小街巷亮起瞭街燈,街巷中有咖啡館、餐廳、書店、茶館,也有生活、有美食、有花香、有幸福——它們詮釋著臺北人對生活的理解和行動。
然而這個夜晚與眾不同,因為這一晚是2014年的最後一天,下次升起的將是2015念的朝陽。“作為一個臺北人,我從沒因為公共交通發愁過,但今天回傢實在是個難題!”在接近市民廣場的地方,一個臺灣朋友用Line向我發送瞭這條信息。隨著人潮,我陷入到瞭音樂和歌聲的海洋。這是臺北市政府舉辦的跨年演唱會,當紅藝人、偶像歌手都會露面。今天演唱會的主持人是浩角翔起、Ella、Selina,重量級歌手有林俊傑、蕭敬騰等人。
市民廣場黑壓壓的坐滿瞭人,晚上的風有些寒冷,但有新年的歌聲,仿佛心中就溫暖瞭,在被褥裡露出笑臉,一遍遍起身挪動地方給人讓路。我們在人海中艱難行進,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等待跨年煙火是不可能瞭。

當林俊傑上臺唱《小酒窩》,整個現場都狂歡起來,那種氣氛隻有現場才能感受得到。如果你隻想安靜的坐著,也沒有問題,坐在交通管制的馬路上、廣場上,拿出準備好的鹵味、啤酒、面包,一邊吃喝,一邊靜靜的等待跨年的那一刻。
這個被他斷定難以回傢的夜晚,約有200萬人湧入臺北市政府所在信義區,路上、廣場上、到處都是等待跨年的人們。如果擔心等得時間太長,可以逛逛附近的百貨商場,信義商圈內許多大型百貨公司,包括臺北101購物中心、新光三越、紐約紐約、威秀影城,都延長營業時間至凌晨。
跨年煙火從12月31日晚間開始,臺北101大樓的外墻、帷幕會出現燈光表演,至跨年前數分鐘左右燈光完全熄滅。進入跨年的讀秒倒數階段,101大樓用燈光打出“10,9,8……2,1”的倒數數字,倒數到0的時候,現場一片歡呼,形如長戟的101大樓,通體噴出燦爛的煙花。218秒,在尖叫與歡笑聲中,2萬多發煙火在101大樓上次第綻放。大樓下,廣場上,情侶們浪漫的擁吻;象山上,攝影師們認真的聚焦,搶拍下這美麗的畫面;街巷中,上百萬的手機鏡頭,拍照、錄像,一起記錄跨年的精彩。

這一天,臺北捷運24小時不休息,要在新年的鐘聲敲響後,運走現場的200萬人,這無疑是巨大的考驗。“請不要擁擠,我們把最後一個人送回傢,才會休息。”在捷運入口,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用高音喇叭耐心的提醒。聽到這句話,疲憊的人們不再擁擠,依次排隊進入捷運入口。而體力較好的我們,隨著人流向外圍步行瞭4個捷運站,坐上回住處的列車。

凌晨3點多,我躺在圓山大飯店的床上,看著窗外依舊川流不息的車流,睡著瞭。這個夜晚,我在臺北用腳步丈量瞭瞭13.5公裡。

一個沒有故事的人臉上貼著是“無趣”的標簽生活中如果隻有朝九晚五故事何來?去旅行去見識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我想,這便是旅行的意義

source:http://gonglue.taiwandao.tw/zonghe_15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