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記行難忘之“最”

機場接送服務
台灣機場接送
包車
包車旅遊
台灣包車推薦

2018年1月28日—2月21日,我參加瞭“南美醉旅”團。盤點旅程,25天中,乘瞭9次飛機,坐瞭13天郵輪,7次靠岸,乘10次快艇,坐4次火車;訪問瞭巴西、阿根廷、烏拉圭、智利、秘魯五國17座城市的50多個景區景點。跨兩大洲,過兩大洋,經4氣候帶,歷春夏秋冬,行程近3萬公裡。途中經歷許多難忘事,看到許多世界之最。
  從紐約起飛,經10個小時的飛行,我們抵達瞭南美洲第一站——巴西,南美25日遊正式啟程。  世界最寬瀑佈——“魔鬼咽喉”伊瓜蘇  伊瓜蘇瀑佈位於阿根廷與巴西邊界,伊瓜蘇河與巴拉那河匯合的上遊2300-2500米處,高82米,寬4000多米,平均落差75米。五洲的大瀑佈,我幾乎看遍,但來到伊瓜蘇我震驚瞭:近5公裡的寬瀑,蔚為壯觀,一步一景,美不勝收;險要處稱“魔鬼咽喉”,白霧騰天,震耳欲聾;一懸橋直通瀑前,遊人不舍前行,個個渾身濕透,好不痛快淋漓!晴日遠觀,虹穿霧靄,襯以藍天白雲、綠樹紅花背景,長圖掃拍或錄制視頻,世上再難找這樣的美景!彩虹幔帳,從瀑佈底部向空中升起近152公尺的霧幕與彩虹輝映,是為人間奇境。  伊瓜蘇為什麼這麼寬多種因素使然。首先,上遊水源豐沛。巴西是南美洲國土面積最大、生態條件最好的國傢。由源自庫裡蒂巴附近馬爾山的溪流匯集而成的伊瓜蘇河,流經巴西南部巴拉那州和聖卡塔琳娜州,沿途接納瞭30條大小河流,其水流量達到瞭1700立方米/秒,滾滾向西,穿過巴西高地,在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三國交界處註入巴拉那河,在巴拉河峽谷形成巴西和阿根廷邊界享譽世界的伊瓜蘇大瀑佈。這一道人間奇景,在30公裡外就能聽到它的飛瀑轟鳴。  第二,取決於地形獨特。世上絕大多數瀑佈是在V或U型峽谷中形成,水遇斷崖宣泄而下,瀑佈寬度取決於峽底廣度,高度取決於斷崖深度。這類瀑佈一般窄長居多。伊瓜蘇地形特殊,河道呈“凹”字形:河水遇斷崖之前有數公裡開闊河面,矮丘阻河,流分10條,在阿根廷一側,如“排簫”列岸,次第下瀉,“排簫”最短一管是主河道最大一股支流直接在斷崖低處泄下,形成第一景觀:“魔鬼咽喉”;在高平的岸邊其他9股洪流依次奔向峽谷,岸邊又遇巖石和茂密的樹木被分隔為275股大大小小的瀑佈跌落成平均落差為72米的瀑佈群:包括“姐妹花”、“博塞蒂”“隱形瀑”和“裡瓦達維亞”等,形成4公裡多寬的瀑面,氣象壯觀,天下無雙。  第三,取決於地質結構。伊瓜蘇河流到此處屬巴拉那峽谷,石質堅硬,不易崩塌;如果是土質和沙礫巖石,經年沖刷,岸形損毀,4公裡寬瀑早已蕩然無存。加之氣候、生態特征,造成今日唯一的伊瓜蘇——世界自然遺產和全球七大新奇觀之一。  歐風最甚——阿根廷  2月2日,進入南美洲第二大國阿根廷,兩天的阿根廷之行,讓我瞭解瞭阿根廷的民族性格和許多世界之最,是來南美之前所不瞭解的。阿根廷90%的人口是來自歐洲的白人。在整個南美,阿根廷歐風最甚,浪漫、散漫、傲慢是出瞭名的。說到浪漫,以探戈最突出。在阿根廷,探戈幾乎人人會跳,如醉如癡。到達佈宜諾斯艾利斯當晚,我們一行33人,在探戈秀場邊品嘗烤肉、紅酒邊看表演。臺上的演員演技嫻熟,動作如行雲流水,節奏明快,舞蹈編排用故事情節串聯,表現惡棍訛詐、百姓生意艱辛、愛恨情仇,幽默詼諧,引人入勝。  阿根廷是探戈的發源地。幾百年前,大批來自非洲、北美甚至歐洲的移民滯留在佈宜諾斯艾利斯的港口,形成瞭一個特殊的外來社會群體。他們大多社會地位低,生活不穩定,在酒吧裡靠唱歌、跳舞來消磨時光。阿根廷探戈實際上是在這種特殊環境下產生的一種特殊藝術形式,其舞蹈是在米隆加、哈巴涅拉、坎東貝等拉美、非洲等多種民間舞蹈基礎上演繹而成的。  探戈是阿根廷人生活方式,平時到處都能聽到探戈舞曲,街頭、廣場都可以看到人們自娛自樂。對於外國人來說,探戈隻是一種獨具魅力的舞步,但阿根廷百姓把探戈看作是自己的生活,政府宣佈探戈是阿根廷民族文化遺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阿根廷最牛的產業是養牛業。阿根廷有227萬平方公裡國土,廣袤無垠的草原是天然優質牧場,養牛成為國傢獨立以後的發展戰略。  團友們憋足瞭勁吃瞭好幾頓牛肉大餐,一路比較下來,公道地說:牛肉到處有,阿國最地道!百餘年領先的牛產業,也培養瞭阿根廷人的生活方式。城鄉各地到處可見烤肉店,烤牛肉成為阿根廷人的最愛,“一周不吃一次烤牛肉,就不是人過的日子!”導遊楊小姐說:這是阿根廷老百姓的口頭禪。“紅肉配紅酒”,所以,阿根廷的葡萄酒享譽世界。  與之相應的,阿根廷牛皮制品也享有盛名。大大小小的市場裡,牛羊皮制品花樣繁多,質量上等,價格不貴。  世界最寬的河——巴拉那河  快到阿根廷首都佈宜諾斯艾利斯城區時,見到瞭浩渺無際的水面,導遊說,當地人叫作“獅子海”,其實不是海,而是河,名字叫巴拉那河。也稱“銀河”,是因為流域盛產白銀而得名。這條河由北向南流,是阿根廷與烏拉圭的界河,入海前在寬闊的沖積平原上漫流形成寬達220公裡的世界第一寬河,在首都佈宜諾斯艾利斯入海。佈市海運發達,航線直達五洲,全國出口貨物38%,進口貨物59%在佈港裝卸;此外機場先進,鐵路通達。當年港口文化孕育而生的探戈,通過便捷交通走上世界。世界引領潮流的文化和阿根廷浪漫特質極易結合,大洋流伴著好空氣(佈宜諾斯艾利斯是西班牙語“好空氣”之意),世界第一寬河和大西洋交匯處的阿國首都,號稱“南美巴黎”,洋范兒十足,心胸廣大,吐納雄渾。人隨境變,浪漫、隨性的民族性格,除瞭基因外,環境的影響也是重要因素。  世界最寬的街道——7月9日大道  阿根廷是一個反殖民、尚獨立、崇英雄的國度。城市中最好的位置,都留給瞭後人紀念先輩和英雄。大巴車路過貧民窟,越過鐵路,就到瞭繁華市區,“7月9日大道”橫在眼前,20條車道,還有隔離帶、步行道,街長近5公裡。街市兩邊的建築控制高度,大都是10層左右,沒有高大樓宇,更顯得馬路寬曠。  7月9日大道名稱來自阿根廷獨立日。阿根廷這片土地,16世紀前居住著印第安人。1525年西班牙在拉普拉塔建立殖民據點。1776年西班牙設立以佈宜諾斯艾利斯為首府的拉普拉塔總督區。1810年5月25日佈宜諾斯艾利斯人民掀起反對西班牙統治的“五月革命”,成立瞭第一個政府委員會。1816年7月9日拉普拉塔聯合省宣告獨立。1852年制定憲法,建立瞭聯邦共和國。7月9日被確定為國傢獨立日,這條世界最寬的街道也被命名為7月9日大道。總統府旁的中心廣場被命名為“五月廣場”。總統府俗稱“玫瑰宮”,墻體被漆成粉紅色。因為國會兩黨一個喜歡白色,一個喜歡紅色,經過協商,作為權力中心的總統府圍墻被確定為紅白兩色的調和色——粉紅色。  五月廣場遊人如織。在聖瑪麗大教堂門前,6名士兵全副武裝列隊走進。令人納悶:全世界的教堂沒見過有武裝的士兵站崗啊!我們隨隊走進去一探究竟。原來在教堂右側廳,安放著聖馬丁的石棺,2名士兵在廳前肅立守護,剛剛進入的士兵是來換崗的。聖馬丁將軍是西班牙後裔,因領導獨立戰爭受到阿根廷人民的愛戴,戰後曾當過輔國公。死後葬在教堂,接受人民的崇拜和祭奠,政府派士兵為他站崗,周一至周六,每2小時輪崗一次。  世界第一寬街,不是用來炫耀的。街道和廣場的命名,是一種理念和文化。同聖馬丁目前的換崗儀式一樣,教育世世代代的阿根廷子孫善良、忠勇,崇敬英雄,不忘先輩。  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傢——烏拉圭  2月3日晚,我們登上郵輪,離開阿根廷首都佈宜諾斯艾利斯,開始瞭13天的繞洲跨洋之旅。郵輪航行第二天,到達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烏拉圭18萬平方公裡國土,320萬人口,是南美最小的國傢,卻是國民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傢。全國沒有工業,空氣質量全球第一。是南美洲人均教育水平、醫療覆蓋率最高犯罪率最低的國傢。醫療、教育全民免費;200年無戰事,國傢平靜祥和,人民安寧幸福。  烏拉圭雖小,但有“南美瑞士”“鉆石之國”的美譽,也是旅遊勝地,更是一個召開國際會議的地方。我知道烏拉圭之名,是中國加入WTO談判的時候。著名的“烏拉圭回合談判”,就是1986年9月在烏拉圭的埃斯特角城舉行瞭關貿總協定部長級會議。導遊在我問及烏拉圭回合談判時,興奮作答,為自己的國傢在確定世界貿易秩序框架中發揮的作用,驕傲之情溢於言表。  走著走著就看到瞭蒙得維的亞獨立廣場。總統府就在廣場旁,而廣場的另一邊就是居民區,居住在此的大多是中產以上的人群。導遊告訴我們,中國僑民勤勞友善,這個居民區裡大概居住著1000多位華人。  全世界最兇險的海峽——德雷克海峽  郵輪越往南行駛,心裡越擔憂。昨天和中國籍船員聊天,說起他們上次路過德雷克海峽,夜裡睡覺,平躺著的身體,被顛起瞭一尺高;海浪打到八樓窗戶,七樓以下甲板都是海水。這裡是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分界處,兩洋交匯,波濤對沖,風逐浪高,卷起驚天波濤。這使我聯想到前些年訪問非洲好望角時,那裡是印度洋和大西洋的交匯處,浪濤有時高達20米,古稱風暴角,是葡萄牙首航探險傢迪亞士的葬身之地。南美的合恩角有著“海上墳場”之稱,德雷克海峽700公裡寬,連接南極圈,屬於次南極疆域,堪稱世界上氣候變化最惡劣的航道。這次航行,會遇到大風浪嗎  峽灣霧漫,郵輪減速,警笛長鳴,把人心催得懸空。漸漸兩側高山變成淺山或零星島礁,風浪漸大,甲板上觀景的人已然站立不穩!然而轉瞬間,大霧散去,洋面開闊,吃水很深的10幾萬噸的現代化郵輪破浪前行,平穩地通過瞭兇險的德雷克!

source:http://www.ctnews.com.cn/art/2018/3/23/art_122_17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