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斯,穿越時空回到中世紀

商務包車接送
桃園機場租車
機場接送價格
專車接送服務
張家界旅遊

提到摩洛哥,許多人會首先想到卡薩佈蘭卡——一個因好萊塢電影成名的城市。但也許,這不能代表摩洛哥的文化特質,它更多的傳遞的是美國的價值觀以及英雄形象。認識摩洛哥,一定要從古城非斯(FES)開始,作為摩洛哥最古老的皇城之一,它記錄著,在沒有這個國傢之前,這片土地就已經擁有的一千多年的一切。2018年6月22-30日,摩洛哥舉辦瞭第24屆非斯國際音樂節。受摩洛哥旅遊局邀請,有機會來到非斯。
非斯國際音樂節現場。王剛攝影落地之後撲面而來的它的魅力、它的痛楚讓人難以忘懷,甚至在回國後頭三四個夜晚,夢到的仍是非斯。時間倒流——跨越萬公裡掉落在中世紀公元808年,非斯古城建立。彼時,向東9800公裡外的長安,晚唐經歷著“元和中興”。中國人第一次知道這個地方,是在417年。宋代趙汝適撰寫面世的重要地理著作《諸蕃志》中,首次記載瞭“默伽獵國”,即現在摩洛哥所在地。這部我國古代歷史重要的地理著作得以成型,亦是源於宋代海上交通及與海外諸國關系的大發展。從公元808年,到2018年的今天,沿著“一帶一路”中國提出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穿過馬六甲海峽、印度洋、地中海,一路向西就是扼守直佈羅陀海峽的摩洛哥。
摩洛哥所處的地理位置,圖片來自網絡隔海東望巴爾幹“火藥桶”,南鄰非洲西北端,連接歐洲、中東和非洲龐大消費市場的樞紐,地域的優勢、豐富的礦藏,讓摩洛哥成為非洲最富裕的國傢之一。1210年的時光飛逝,踏上這片土地,並不容易。23日凌晨1點半,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乘坐卡塔爾航空公司的航班出發,要飛8個半小時,到達卡塔爾多哈;停留近3小時後再轉機,飛往卡薩佈蘭,仍然是近8個半小時的裡程;到達默罕默德五世國際機場(CMN),隨後乘坐4個小時的大巴,走在3038大道上,途經卡薩佈蘭卡、首都拉巴特、梅克內斯三城市,最後到達非斯。這一路,見到的才是真正的摩洛哥風土。
去往非斯的路上,沿途風光絢爛多彩沿途,沒有高聳入雲的大樓,大多是五六層的建設中板樓,以及斷壁殘垣上晾著衣物被褥的半新樓房。一路上金黃的稻田與綠色植物接連蔓延,粉色、白色的花朵叢林種植在高速的隔離帶中;大大小小的孩子們在原野踢著足球馳騁,彼時正值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這是摩洛哥第五次進入世界杯。由於歷史和地理原因,這裡的汽車以法國標致、雷諾等歐洲品牌為主,拉巴特、卡薩佈蘭卡等主要城市的豪車比較多,人們似乎很喜歡奔馳、寶馬的汽車,高速公路是最常見的就是這兩個品牌的汽車。在古城和偏遠一些的城市以老款的菲亞特居多,以及一個當地的品牌汽車。到達非斯,也是夜晚。汽車駛入市區內,映入眼簾便是城市裡伊斯蘭建築藝術特色的建築風格、風俗習慣和生活方式,顯現著濃厚的中世紀風貌。夜晚十一點多,街頭仍然熱鬧非凡。也許是音樂節的原因,半夜仍然傳來各種樂器的聲音。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深褐色皮膚,棕色、黑色、紅色等多種毛發色,棕色、藍色、黑色多種瞳孔顏色,人們或悠閑的坐在草坪上、靠著棕櫚樹休憩,或神色凝重地在街上行走。是的,雖然他們的膚色、毛發和眼睛如此不同於我們印象中的白人,但是按《大英百科全書》的解釋,作為高加索人種,他們仍然屬於白人。
當地居民坐著臺階休息古城印象——豐厚的文化遺產隨處可見第二天一早出發,用腳步丈量這個城市,首先到的便是國王在非斯的行宮——麥迪那,以及一定不能錯過的地方——古城。麥迪那沿路,巨大的仙人掌、高聳的棕櫚、紫色的法國之樹、無花果樹、黃色的城墻、藍色的馬賽克瓷磚,彌漫著濃厚伊斯蘭宗教色彩和傳統文化,這裡是整個國傢阿拉伯民族的精神所在。
拱形的國王行宮大門歷史古跡隨處可見。幸運的是,這些古跡都保護得很好,沒有現代工業的侵襲和違和的仿建,有的都是一千多年前的原貌。從這一點上看,與其說是保護,不如說是這裡的時間、發展幾乎停滯在中世紀時期。中世紀,是古代和近代中間的歷史時期。從公元5世紀持續到公元15世紀,是歐洲歷史三大時間段劃分的一個中間時期,之後隨著融入文藝復興和地理大發現時代的到來進入近代。這一時期,封建領主經濟占統治地位,反映在建築風格上即是城堡式建築盛行。非斯是北非史上第一個伊斯蘭城市,一直延續和傳承著伊斯蘭文化特色和古埃及建築風格,還有地中海建築重色彩的風格,這一建築藝術特色的古城堡、宮殿、博物館比比皆是。城內據記載,非斯共有清真寺785座,現保存下來的有360多座,其中以擁有270根圓柱的卡拉萬納清真寺和摩洛哥最古老的寺院之一——昂達魯西昂清真寺最為著名。隨著新潮的歐洲文化影響,非斯融入瞭哥特式的法國風格與西班牙風格,造就瞭現在迥異的混合搭配風格。而這一切,麥迪那和古城是最好的時間見證和文化佐證。
麥地那國王行宮的正門麥迪那是國王在各個城市行宮的稱謂。不對外開放,遊人圍繞城墻參觀就深感已經很是奪目。高聳的圓拱門、藍色的琉璃瓦、土黃色的圍墻、純銅手動打造的大門、精湛繁盛的太陽花、白色的禮頌國王的詩歌雕刻在墻體、著綠色軍裝高大威猛的士兵……既體現瞭威嚴、尊貴、雍容,又體現著伊斯蘭文化與歐洲文化的滲透融合。
行宮上的把手裝飾精美古城占地300公頃,9000多條狹窄彎曲的街道,縱橫交錯。不是當地的人,肯定會迷失在街道中無法回到原點的,任強大的谷歌地圖、GPS、北鬥定位都無計可施。
古城狹窄的街道這時,當地人,就有瞭生意經——導遊。他們不但做導遊,還會帶你到昂貴的店面消費,取部分回扣。我們通過酒店幫忙找到的導遊,第三次去古城找導遊時又是他,所以看到店面主人給他結算前一天的收入。進入古城,臨街的居墻很高,一般都是兩層樓。墻上有西班牙風格的窗戶和雕花。屋門既窄又矮,木材都是優質厚實的木料,雕花油漆。
古城街道旁西班牙風格的建築進門入之後,倏地豁然開朗,室內空間很大,房間很多。大戶人傢的院落,一般是四面圍合,內有天井,種滿植物、流水環繞,陽光照射進來,色彩更加明媚。建築一般都有回廊、穿堂、過道,智慧的當地建造工人,已經知道利用風道的原理增加對流,形成的穿堂風進行天然的降溫。
這裡曾經是國傢總理的私人宅院,後被法國商人購買,翻建後做瞭酒店街道狹窄,隻能步行,街道兩旁店面、作坊毗鄰連片。連接古城與商業的主要的運輸工具,便是驢車、人力推車和小型翻鬥車。
當地居民騎著驢在街道穿行?在熱鬧的街道商貿中,我們偶遇建於公元859年、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卡魯因大學。事實上,那時候大學是專門從事伊斯蘭教學習和研究的地方,所以大學內圖書館藏有各類伊斯蘭教書籍幾十萬冊,其中珍貴的手抄本8000多冊。據瞭解,它比英國牛津大學早390年,比法國巴黎大學早291年。
卡魯因大學隻允許教徒進入,看管大門的老人友善地允許遊客拍照現代交融——現代文明讓古城活起來摩洛哥人,對中國人,有著莫名的好感和熱情。一些年輕人,見到我們,會略有羞澀地問“Chinese”回之“YES”之後,他們便試著問候中文的“您好”,伴隨著笑容,甚至主動要為你領路。
當地的孩子們朝著我們微笑。王剛攝影當然,有些笑容、引路並不那麼簡單,隨之而來的是索要小費。如果給10元迪拉姆,那肯定是不行的,他們會很激烈地與你討價還價,並且告訴你“It’snothing!”在購買當地的東西時,老板會很直接地跟你要圓珠筆、簽字筆,問他為什麼要這個他說:“因為政府還沒有發筆,還因為中國的筆做得好用、精致,給孩子上學用。”隨後四天的高密度采訪行程中,常有熱情的當地人主動問候,也隻有兩次,被誤認為是韓國人和日本人。這一切也許是由1958年建交以來一直友好交往的成果,也許是由於中國經濟的迅猛發展給當地帶來的大量的海外投資建廠,也許由於中國人儒雅中庸的特質與該國奉行溫和的伊斯蘭教能夠相融合,更直接的原因也許離不開2016年摩洛哥對中國免簽政策帶來的旅遊刺激。不隻是中國,在非洲開發銀行、經合組織、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聯合出版的2017年《非洲經濟展望》報告中,摩已成為非洲內部第一大吸引投資國,第五大對外投資國。目前,摩洛哥與歐盟、美國、土耳其等簽訂瞭自貿協定,自貿協定和優惠貿易安排涵蓋56個國傢。在這些國與國之間的貿易中,旅遊和皮革是兩大重要項目。這兩項也是非斯最重要的收入。所以,皮革染坊也成為非斯當地最著名的參觀景點之一。
當地最為著名的皮革染坊盡管遊客不能下到皮革染坊當中參觀,卻可以從周圍店傢的天臺上觀看工人們浸染皮革過程。純天然的顏料裝在五顏六色的染缸,動物的皮革浸泡在其中,勞作的工人穿梭墻邊。一些年輕力壯的工人光著腳,踩在缸裡漂洗皮革,常年的勞作,讓他們的雙腿已經變得紫黑不見肉色。
一位年邁的老工人行走在墻垛上幸好不能下到染坊,刺鼻的動物皮革味、染料味,幾乎讓人窒息,更是幾公裡外都能聞到。這時店傢會向你遞過一片薄荷葉,堵在鼻子上可以緩解些許。色彩鮮艷的皮革隨之被加工成皮包、皮衣、皮拖鞋、皮沙發等等。一雙當地造型的皮拖鞋,十分便宜,一般要價一百多迪拉姆,但是你可以砍價砍掉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
手工業者制作的皮拖鞋伊斯蘭文化鮮明的彩陶(其工藝水平確切點說,隻能算作陶,不能稱之為瓷)、金屬器皿和燈具的花紋、雕刻,完全出自於小手工業者的手工制作。在現代工業流水線上不過轉瞬之間的批量生產面前,這一筆一畫、一錘一打、經年累月,顯得多麼地不易、辛勞和微不足道。
手工制作的燈飾
具有當地風情的冰箱貼
手工地毯在現代社會發展的沖擊下,不得不提到有著二十多年歷史的非斯國際音樂節,它是非斯的古老與現代融合的重要嘗試。
非斯國際音樂節現場,古典音樂大師霍爾迪薩瓦爾(JordiSaval)在表演。王剛攝影采訪中,音樂節大會主席阿卜杜拉費耶·祖亭(M.AbderrafieZOUITENE)介紹:“非斯古城是世界上知名的古城之一,國王十分重視保護和修復古城的遺跡,因為非斯古城就是非斯的未來。音樂節向世人顯示瞭古城的修復。”
音樂節大會主席接受采訪那麼今年音樂節的主題——先祖認知(ancestralknowledge),要傳達什麼內涵阿卜杜拉費耶·祖亭進一步解釋說:“今年我們選擇先祖認知這樣的一個主題是為瞭向下一代傳達並繼承我們的傳統,向世人展示摩洛哥的傳統生活。”音樂是最好的語言。為其9天的音樂節上,包括中國等來自歐洲、亞洲、非洲的40多個樂團,帶來60多場演出。
國際著名琵琶演奏傢俞玲玲(左一)和古箏演奏傢劉欣(右一)在非斯國際音樂節表演。王剛攝影為表達對音樂節的重視,在開幕式上,摩洛哥公主拉拉?哈斯娜女士也出席瞭現場。值得一提的是,音樂節獨特用心之處在於,每一場演出都在非斯的古建築中進行。例如在一場《ENCHORDAIS》的演出中,地點就在125年歷史的RaidMazar中舉行。這裡的建築的所有裝飾都是手工雕刻,立體鏤空雕花和馬賽克瓷磚完美對稱。
古建築RaidMazar的風貌“一些樂團在古城各地演出,讓這個城市真正活起來。因為非斯精神就是包容精神,我認為和世界各地的人一起分享文化非常重要。”阿卜杜拉費耶·祖亭在采訪中介紹。古典音樂帶來心靈的朝聖,古城建築帶來眼睛的朵頤。這裡滿足瞭對追尋歷史有高度精神需求的人們的一切想象。作為一座千年老城,中世紀文化遺產是非斯的基本標志和價值構成。在世界經濟發展的巨大浪潮下,非斯不得不選擇或忍耐,古老同時意味著的貧困,現代與此伴生的破壞。
非斯古城路上的老者。王剛攝影註:本文圖片除註明外其他為常晶攝影

source:http://www.ctnews.com.cn/art/2018/7/10/art_122_21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