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上海”90後”資深女茶人領略臺灣茶文化

河南旅遊圖片說明:獨特的喝茶方式,讓參與者印象深刻。/采訪對象供圖 4月4日消息:初春,正是新茶飄香的季節。一個月前,出身茶葉世傢、雖然很年輕卻已是滬上資深茶人的曾蓮玉,與十幾位茶友一起,完成瞭難忘的中國臺灣7日茶文化遊學之旅。  這次由老樹茶學堂發起的尋茶之旅,探訪臺灣的知名茶館、尋訪當地的珍稀老茶。曾蓮玉的先生葉應春,一傢三代做茶,是在上海經營多年的茶葉世傢,因此,蓮玉對茶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此次的臺灣茶文化遊學之旅,是她期盼已久的行程。  這短短的7天讓她記憶深刻。她在串門子茶館,體驗如今極為少見的曲水流觴;在被稱作“全臺灣最幽靜空靈的茶室”——食養山房,感受全身心被打開的舒暢;還特地去陽明山尋茶……  今天,讓我們跟隨這位上海的90後茶人,一起回顧這段臺灣尋茶之旅。  串門子茶館體驗曲水流觴舉杯品茗  2月29日,天剛亮,蓮玉就和朋友們一起踏上瞭這趟尋茶之旅。  尋茶之旅第一站,來到臺北永康街,茶席設計大師沈僥宜的串門子茶館,曲水流觴,別具匠心。品鑒瞭二十年的老樅,三十年的普洱茶。泡茶的壺是清初和清中的。  曲水流觴,是中國古代漢族民間流傳的一種遊戲。夏歷的三月上巳日,人們舉行祓禊儀式之後,大傢坐在河渠兩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順流而下,停在誰的面前,誰就取杯飲酒。這種遊戲非常古老,王逸少詩雲:“羽觴隨波泛”,曲水流觴的習俗現在已不多見。  茶客們坐在蒲團上,蓮玉在泡茶,她把一杯剛沏好的茶輕輕放在身邊正流動著的水上,這杯茶隨著流水緩緩向前移動,來到其他茶客的面前時,他們輕輕拿起茶杯……蓮玉說,這樣的泡茶與喝茶方式,她第一次見,很有意思。讓人想起《蘭亭序》記載的“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山西賞花旅遊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傍晚時分,“隻想靜靜地找一傢茶館,慢慢地喝一杯茶,看一會書。”蓮玉她們走進罐子茶書館,這個名字顧名思義是“罐子書館”和“罐子茶館”的統稱。媒體人出身的劉太乃於2012年在臺北開書店時,特意將茶的元素加瞭進來,於是就有瞭現在的罐子茶書館。  在劉太乃看來,打造一個中國的茶室空間,需要三個元素。首先是隔柵,它作為一種裝飾,還可以起到梳理光線的作用,讓室內光線更柔和溫馨。其次是茶畫,這由茶主人喜好決定:喜歡古典,就用明清或宋元的書畫來配置;喜歡當代,就用當代藝術傢的作品做茶畫。最後就是茶桌上的器皿。  食養山房全臺灣最幽靜空靈的茶室  在臺灣第二天的行程,也是此行最讓人期待的地方——食養山房,一個被稱作“全臺灣最幽靜空靈的茶室”。在茶人的眼裡,那是一個如同去朝聖的地方。蓮玉說,食養山房是在山裡的建築,一進門,就有一種全身心被打開、放松的感覺。“喝茶久瞭,對空間就會有一種敏感。一個美妙的茶空間,茶客進入到其中,可以沉淀內心、收斂肢體”。  因為是很多人的心頭愛,食養山房的訂位也是出瞭名的不容易,周末訂位需提前兩個月,平時也要提前15天。這次深度茶文化之旅,由於有專業老師的規劃和同行,有許多行程都是早早做好瞭預訂和準備。主人林炳輝說,控制客人人數,最主要是因為他對食物的要求比較高,相關的食材、配菜有限。  食養山房融合瞭東方禪學風格。蓮玉說,雖然跟林炳輝隻是短短的交流瞭幾句,但是印象卻十分深刻,特別是他提到的“茶氣”。他說,“茶氣”始終是食養山房的追求。在他的觀念中,一個茶空間應該是茶的“道場”,讓人不僅能享受茶葉的口感,最好是五感都開,能聞到花香,也能看到溪水。所西安兵馬俑旅遊以,隱藏在山谷中的這個茶屋,不是在屋子裡擺一桌茶席那麼簡單,而是要與整個室內外環境都息息相關。  在食養山房,蓮玉說,她喝到瞭長這麼大感覺最好喝的一種湯,“像是在喝一碗好茶……不油膩也不清淡,口感濃鬱。”那碗湯裡食材豐富而又獨特,有香水蓮花、有蓮子、蓮藕……它的名字叫做“蓮花燉”。  紫藤廬充盈著茶香和紫藤花香  第三日,去瞭臺北市中心的紫藤廬。一進門,蓮玉說,她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茶香。同行的姐妹說,好像不是茶香,而是紫藤花香。實際上,在紫藤廬,屋內多的是陳年的老茶,屋外則有一棵經年的老樹。無論是茶香還是花香,都充盈著整個空間,讓人沉醉。茶室的主人把紫藤廬喚作“無何有之鄉”,這一句出自《莊子逍遙遊》,什麼都沒有,又什麼都有……你是否已能參透這其中的意境?  臺灣的茶館給蓮玉留下的一個深刻印象是,每傢都帶吃的,喝茶很容易使人覺得餓,所以,臺灣茶館的這個思路很迎合茶客想吃些小食的需求,“茶館的食物但凡做得精致一些,銷路總會不錯”。  臺灣最有江南范兒的園子當屬春餘園子,老板是南京人,整個環境有點蘇州園林的味道,用瞭搶眼的紅色元素。去春餘園子的那天,蓮玉恰巧穿瞭紅色的漢服,感覺特別搭。“那裡有許多落地窗的設計,空間感很強,房間不大,但感覺卻很寬敞”。  陽明山喝到1960年代的“東方美人”  行程中的安排之一是去陽明山尋茶。她們來到山上一處老茶人的傢裡,聽說,老茶人曾經是一位設計師,也是修行之人,對茶和茶空間都有獨到的理解,他珍藏著一款1960年代的烏龍茶“東方美人”。  蓮玉說:“喝它第一口,就深深吸引瞭我,甚至可以說是震驚!因為,無論是湯色、香氣,還是口感、厚度、甜度,都像極瞭上世紀60年代的福建白茶西安旅遊‘白牡丹’。”蓮玉是福建人,從小喝白茶長大,對白茶的味道已再熟悉不過,在她們的茶城,她也喝過十幾、二十年的“東方美人”,但都和白茶不同。  在陽明山,能夠喝到一種並不多見、存世量極少的老茶,已經很讓人開心瞭,更驚喜的是,這種老茶的滋味,還與傢鄉的老茶如出一轍,蓮玉覺得實在是不虛此行。對於愛茶之人來說,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神奇的哥邊開車邊喝功夫茶  在臺灣,她遇到瞭許許多多的驚喜,不過,最接地氣的驚喜,居然是一位開出租車的師傅。  “我覺得稱他為‘臺北最有范出租車師傅’一點不為過。”蓮玉說,那位師傅一邊開車,一邊喝功夫茶,十分愜意。  “我們在上海,在許多城市坐出租車,遇到的師傅,有焦慮的,有抱怨生活的。在臺北見著這樣一位開車還喝功夫茶的師傅,真是驚呆瞭!”  這位司機師傅表示,他專門準備瞭防滑墊放置茶具,隻在紅燈的時候喝一杯,開車喝功夫茶非但沒有讓他覺得危險,反而可以提神:“這位師傅說,喝功夫茶能使他安靜下來,這種感覺甚至影響到瞭坐他車的乘客。他說,他特別愛茶,一日不可無茶。”  內心夢想開間理想的茶室“雲水山房”  臺灣七日尋茶之旅帶給這個“90後”茶人太多感慨、許多新知。不得不提的是,這一次的臺灣尋茶之旅,再一次重燃起蓮玉內心深處的一個夢。  早在2013年,蓮玉就請設計師按照她心裡的想法設計瞭一個獨特的茶室,並取名“雲水山房”。  開一間茶室對於蓮玉來說不難,但是,她年齡雖小,心思可不小,她心中理想的茶室,是一景、一物,在每一個空間,都能有茶的意味。  隻是,由於一些原因,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管理,雲水山房遲遲未能動工建設,但它始終生長在蓮玉的心底。  她說:“雲水山房是我的夢,我一定會把它貴州旅遊實現的。”

source:http://gonglue.taiwandao.tw/zonghe_16367.html

You Might Also Like